一分11选5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一分11选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9 12:48:1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早年的规定,被提名的大法官需要得到全部100名联邦参议员中的60票,才能走马上任。在两党政治极化下,这几乎不可能做到。所以共和党一方2017年动用“核选择”,修改规则来支持戈萨奇当选,最终参院以54票赞成、45票反对,通过了戈萨奇任命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如果吸取布什父子的教训,就不会再提名哈佛法学院毕业生进入最高院了吗?不见得,他在9月9日公布的20人候选名单上,赫然包括三名“反华”的联邦参议员,其中表示对担任大法官感兴趣的泰德·克鲁兹、汤姆·科顿都是哈佛法学院博士,只有不感兴趣的乔什·霍利毕业于耶鲁法学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1月20日,时任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的约翰·罗伯茨主持了奥巴马总统连任就职程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岛内亲绿的《自由时报》9月18日报道称,台湾防务部门在18日下午披露,当天总计有18架解放军战机“侵扰”台湾,有部分战机越过所谓“海峡中线”。台湾防务部门公布的18架解放军战机中,包含轰-6轰炸机2架、歼-16战斗机8架、歼-11战斗机4架、歼-10战斗机4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绿媒:解放军军机频繁进入台西南空域 台军广播驱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3年,金斯伯格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,旁边是时任总统克林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——黑人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·阿利托,都是稳定的保守派;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,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,也可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金斯伯格,最高法院超过70岁的另3位大法官中,两位是保守派(72岁的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70岁的塞缪尔·阿里托),1位是自由派(82岁的斯蒂芬·布雷耶),如果他们都在拜登任内退休,再假设拜登提名的3名自由派人选都过关,那么自由派将增加到5人,保守派又将缩减到4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会大意失荆州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自由派还有机会阻止最高法院长期右倾,一是设法阻止特朗普提名极端保守的人选,二是选举拜登上台,三是等待时间把保守派大法官磨得没有棱角了。